典叔只是路过

这里老典子……啊不是,小典还是典叔典嬷嬷随便叫啦。只是喜欢写故事扣画面感的颓废家伙,合作产粮画手是安识。但是她不蹲lofter,如果她同意的话也许会把图搬过来|ω・`)

杂食,主产枪酒/白鹊/医护/扁庄

后天考完,即将高产期

《不科学》
鬼畜组
神棍诸葛亮x警察狄仁杰

《森林旅馆》
汗萝+双狐
伪童话风

《捉迷藏》
芳狄
温馨日常

《时隔百年》
德范
与现代格格不入的两个老不死的日常掐架

《我被死神盯上了》
双兰
索命鬼花木兰&续命者兰陵王

《LL是信仰》
你们要的打call小天才
宅男诸葛亮x后勤张良

《来信》
狄芳
写手挑战甜文虐文五题

《潜行匿迹》
政赢
黎明杀机

《有个瞳鹊没多大关系》
医护组
克隆体红莲之瞳被这俩当崽带了x

《红线牵》
凤凰夫妇
月老与红娘设定
故事一:汗罗 养狗铲屎官成吉思汗x猫咖老板马可波罗
故事二:吕蝉 蛋糕店员工吕布x花店老板娘貂蝉
故事三:双鱼 海豚训练员庄周x编导大乔
故事四:云亮  文手...

关于前几天发的那个画面梗想写想画都可以拿去用,虽然很多我都有在写,但不同人的笔下文风和画风都是有差异的,脑补出来的画面和故事也都是相异的,不用问授权了啦。

《梦中境》(扁庄/庄扁)

*昨天发的画面梗第三条
*其实是去年入坑后写的第一篇农药同人
*应该是没有后续了

雨依旧下着。

不过没有了之前那样来势汹涌,而是像断了线的珠子连绵不绝的从阴沉天空中落下,给这山间景色笼上层朦胧的雾气,一切在扁鹊眼中都变得模糊不清。

或许只是因为自己快不行了吧。

全身都裹上了层泥土,连鼻腔里都满是雨后泥泞的气味。大腿上刚结痂的伤口因为挪动又重新裂开,鲜血渗过了用来包扎的围巾流到地上,随着身体的挪动而拖出一道痕迹。

实在是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

他伸手紧扣块草皮,用力把身体挪向了树下,躲开了这场让他从土坑中逃脱的雨。

粗重的喘气声盖过了耳边淅沥沥的雨声,眼前模糊的视野忽然无端闪过过往的...

【瞎码的画面梗】

*有些写了没发,有些正在写

1.半翼天使范海辛亲吻失去右腿坐在轮椅上的马可波罗

2.皇家云和指挥官坐在窗边,安静地吃曲奇喝红茶,低头看资料

3.死里逃生的扁鹊倚在树底下,意识恍惚之际遇到自以为是神的庄周。

4.失去记忆沦为流浪者的宫本武藏盘腿坐在墙边,伸手掀起衣角为一只流浪小猫挡雨

5.满身是伤回到家的维京强盗(成吉思汗),犹豫着递给哭鼻子的女孩一个抢来的破烂不堪的熊娃娃。

6.失去双腿的孙膑骑在夏侯惇肩上,捂住了夏侯惇唯一的眼睛

7.灵魂状态的刘邦坐在自己坟墓旁的大树上,端着酒杯与树底下的刘备对饮

8.伯爵拉开窗帘在阳光下开始渐渐化为灰烬,抬头对神父露出最后的微笑

9.红线...

昏昏沉沉睡到现在,被奶奶一个电话惊醒,老人家耳朵不好,只能到走廊阳台大声和她说话……

老妈和我说过我是98年那天洪灾时出生的,以前也有算命先生说我命中引水灾,我一直以为宁乡这个郊区小县城就如名字一样,会是一个永远安宁闲适的小地方,灾难对于它来说是不存在的。

但听到电话里奶奶断断续续的声音,我心里真的慌到极点,好在外公家有五层,奶奶家也有三层,后爸家也住得挺高,也就不担心他们会无家可归了。

之前在网上看到橘子洲被淹成航空母舰的段子还笑得乐呵呵的,以为是p的,结果朋友跟我发消息说晚上不敢睡觉因为她家地势低,前两天一直都听见房子在倒塌被吓得心惊胆战。

后爸一开始还开玩笑安慰我说好好学习救了我...

*范约,多客串
*看到官方攻速设定觉得莫名可爱,于是把百里里写成了慢性子
*8处的‘他’为范海辛梦中通过百里守约的身体所看到的视角。

1.
暗杀测试又失败了。

范海辛围着桌子不停绕圈,一看到坐在对面慢条斯理擦枪的搭档,气得一巴掌拍在桌上朝成吉思汗大吼。

“sir!我要求换一个狙击手!”

原本安安稳稳放在桌面的茶杯,因为那一巴掌泼了成吉思汗满手的开水,烫得他连忙甩手直皱眉头。

“怎么了?”
“我受不了这家伙了!把马可波罗换给我!”
“你的作战风格更适合搭档狙击手,马可波罗用短枪,更适合橘右京那种类型……”

“啊呜——”
一旁的百里守约打着大大的哈欠,狼耳朵随之抖了抖,又耷拉下去。

他可不想听这...

落幕黎明(上)

*枪酒性转,后有男体,医护组(扁鹊X阿珂)客串
*丧尸设定
*震惊,颓废典叔竟当众飙车

1.
银色刀光一掠,鲜血伴着黄色的脑浆瞬间飞溅到精美的橱窗之上。范海辛顺手抓过橱窗里的塑料模特往扑来的丧尸身上一扔,敏捷地跳到了柜台后面。

可正当她刚松一口气,柜台下泛着绿光的眼睛吓得她往后一缩,仅剩半截身体的丧尸猛然将她扑倒在地。尽管眼疾手快地死死撑住了丧尸的脑袋,但那恶心的唾液还是一点点落到了脖子上。

范海辛卯足劲用武士刀刺向血盆大口径直穿到脑后,双手握紧了刀柄把丧尸挑飞到空中。但不幸的,代价是砍到卷刃的武士刀终于不堪重负折成了两半。

“啧。”
范海辛皱着眉头红眼看向面前步步逼近的丧尸,咬咬牙拄着半截刀...

比起熊猫更喜欢的东西

主双兰,副枪酒、医护组,各种兽化客串

1.
花木兰特别喜欢这份工作,要知道成天能和这群毛茸茸的动物们打成一片,可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的待遇。

“秦医生,你快看,今天重言打针好乖啊!”

扁鹊看着这只被花木兰摁住前爪和头部嗷嗷乱叫的‘大猫’,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你大概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敢徒手抱孟加拉虎的人……”

其实花木兰每天的工作都很简单,也就是给猛兽园里的动物们喂食、检测身体状况之类的。当然她也会趁没人的时候把一些张毛的动物抱起来使劲揉揉,算是过了把养宠物的干瘾。

最倒霉的就是那只名叫‘范海辛’的孤狼,厚厚的皮毛又滑又亮,揉起来手感好得不得了,每次花木兰看见它都忍不住抱起来蹭来蹭去,...

安详地被阿言的小心心淹没,医护组太可爱了呜呜呜呜!!

夜且歌听雨:

给 @典叔只是路过 的生贺,不知道画什么就画了点图Xxx不要揍我,请你吃小甜饼√爱你爱你爱不完——!!!比一堆心心!❤❤❤❤❤❤❤❤❤❤❤

执着于你的花朵(酒枪篇)

*酒枪,痴汉马可设定OOC致歉,花吐症
*刀

1.
白烟绕着屋顶的吊灯袅袅飘散,雪茄燃尽的烟灰零零碎碎掉到了冰冷的刀面。范海辛无视那急促的门铃声响,依旧低着头仔细擦拭他的长刀。

门铃声停了。

“嗤。”

他冷哼一声,又深深吸了一口雪茄。

可就在不久之后,窗户边又响起一阵声响,范海辛悄悄朝哪儿瞥去,果不其然看到了那个厌烦的身影。

金色的阳光勾勒出旅行家的轮廓,仿佛是这个人照亮了这间昏暗阴冷的屋子。马可波罗将额头抵在透明的玻璃窗前,屈着手指于上轻轻叩击,而他倚在窗台边的手中紧紧攥着一只火红的玫瑰,尖锐的枝刺深深扎入了掌心,可他似乎完全都没有发觉,依旧顽固地敲着窗户。

也许是被这聒噪的噪音给...

昨天动漫社团活动完了去帮忙搬板子,没人注意到我这个一米六几的胖矮子在他们竖板子的时候挂在上面下不来……
于是腰就这么扭了。
不知道这个月的生贺八连更能不能凑完。
以及意外找到了合作画手,哎嘿w
为了安总这个黑社会小天使以后会专注于写芳狄……嗯,就这样。

蜀汉搞基团和大唐矮子组的日常

*王者农药游戏向,鬼畜组登场,卡bug打嘴炮的小天才,ooc都是我的
*《达拉崩巴》持续中毒x

1.
武则天和黄忠默默经过河道边的时
候,诸葛亮和狄仁杰还面对面站在中路相顾无言。

(全部)黄忠:你们两个要站到什么时候?
(全部)武则天:狄卿,你抢我的中路就是为了跟这神棍眉来眼去的?

飒飒清风吹起两人的短发,狄仁杰率先开口。

(全部)狄仁杰:没想到你也来王者峡谷了。
(全部)诸葛亮:你变了,不再是我在B站认识的那个胖老头了。
(全部)狄仁杰:彼此彼此,没想到当年的六指琴魔如今改玩马桶圈了。
(全部)诸葛亮:咳,这是法球。
(全部)狄仁杰:嗬,那你的王朗呢,这里有蔡文姬高渐离,可没有人听你的空城曲。
(全部...

大概是粉红战队的日常x

*备香,医护组,双兰
*旁白风,游戏向
*五二零快乐

1.
(蔷薇恋人)孙尚香最近有点苦恼。
自从她和刘备(纽约教父)在一起后,每天一出门都有一群带墨镜的小弟们站在门口鞠躬大叫嫂子好。
其他人也就算了,但被(芝加哥教父)黄忠这种满头白发,和自己一样扛着大炮的老先生也这样叫总觉得心里怪怪的。

“嘛……总比和诸葛亮跑了好。”

2.
(爱心护理)荆轲最近一点都不苦恼,甚至还挺开心。
因为这段时间每次她在中路躲到草丛里嗑瓜子的时候,都能看见高渐离和扁鹊在那里因为她而大眼瞪小眼。

“我哪得罪你了,大兄弟?”
“你跟阿轲走太近了!”
“哪个阿轲?”
“荆轲啦!荆轲啦!”

高渐离上来就是气场一米八的乱弹琴,扁鹊吓得对...

这只是个农药+大秦帝国的小段子


【我脑子有洞别理我】

老秦人喝酒会看见祖宗是惯例吗?
嬴政乖乖搬出几张板凳给祖宗们排排坐,然后挨个给他们倒酒。
嬴稷喝着酒拍了拍嬴政的肩膀,说了句‘孙子真乖’。

此时嬴政体会到了刘备的感受。

嬴稷:“说呀,你想要什么太爷爷都保佑你统统拿到!”

嬴政想了想,统一六国的雄图霸业他已经做到了,好像这天下他想要什么就没有得不到的,于是瞎说了一句。

嬴政:“太爷爷我想要个大胸妹子。”
嬴稷:“你确定?秦王成亲必被刺也是传统啊,要不我整个装甲车给你?”
嬴政:“??”

【几日后】
嬴政:“阿珂你老实说,这张地图里到底有没有放匕首?”
阿珂:“怎么会呢,我们燕国都是老实人!”

说完顿时图穷匕见,荆轲左手把...

肝不出点文我要死了……写着双枪思维一下又跳到了双兰,完全刹不住车……

最近在写一个星际设定的白鹊和双枪。。。大概是星际大盗李白和流浪拾荒者扁鹊、奉命追捕李白的未来纪元赵云和总是挡在他面前的星际猎人韩信。

看看能不能在五二零或着端午节的时候来一次五连发(双兰、双枪、白鹊、云亮、医护)吧……每次看医护组的tag都心塞塞,唉,但即使只有我一个吃医护也会继续写下去吧。(肾肾把我拐到坑里就跑啦QAQ)我还是会坚持写冷CP的,因为真的喜欢他们。

端午节的那篇CP征集算是作废吧……留了评论的我会当作是点文每个评论写一篇的。

以及……惇云和双白真的是憋不出来啊……QWQ

还有你们想看哪对的文也可以评...

通灵人最后的伪装术

*枪酒,梗源自俄罗斯的一档通灵节目
*波罗爹视角,马可波罗中心,大概是整个波罗家族客串x
*亲情为主,爱情为辅

1.
很高兴认识你,我的朋友。瞧吧,难得的好天气,也许我们应该出去逛两圈。是的,要知道没有什么能比在暖和的阳光下散步公园更美妙的事情了。但是恕我怠慢,现在我和玛丽莎可没多少能享受这些的工夫——小马可还在睡。

你看,这个安详地靠在玛丽莎身边的金发小伙子,是我们两人心中最挚爱的珍宝。虽然用‘小’字来称呼这位快到二十的年轻人有些违和,但对于我们而言,他永远都是依偎在爸妈怀里的小家伙。

“嘘,尼科洛,你再让他睡一会儿。”

玛丽莎朝我摆摆手,看着熟睡的小马可,她的眉头从来就没有舒展过。
我只能...

故事想方设法不管花多少心血写多长,都比不过别人有文风写一小段。

随便吧。

如图。
只限王者荣耀同人,截止25日……额,如果没多少人评论的话我就挑自己喜欢的cp写了。

嗯……其实有准备几篇文章来着,但是我吃的杂,我不知道合不合你们口味所以就……(捂脸)

驯兽这种小事情

*芝麻大点的脑同人
*马可波罗&成吉思汗友情向,因为看到人物介绍描述比较少,所以自己添了一点东西进去……
*表白两位爹///  @夜且歌听雨  @水管瘫.jpg

1.
马匹正在河边饮水休息,商人坐在草地全神贯注地琢磨他的账本。一只单眼四脚的紫色蛛虫悄悄从草中钻出,沿着麻制的裤腿爬了上来。

马可波罗抖抖腿把这只蛛虫给弄开,又继续盯着账本发呆。实际上账本并没有什么错误之处,不过是冬季即将来临,皮草成了现在最抢手的货物。现在的他,只是在算计着怎么从成吉思汗的手里多拿上一批货品。

马可波罗并不缺钱,至于为什么想要这么做的原因嘛——纯粹只是好玩。

马可波罗脑海里想象出成吉思汗被骗...

你说我可不可爱?

喝假酒的范海辛。

1.亮良
“女孩子嘴里总念叨的‘可爱’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啊前辈。”

2.医护组
“Doctor,我觉得你超——可爱的!”
“哈,为什么?”
“毕竟是全峡谷里唯一有bling bling 少女粉特效的男人。”

3.双枪组
“韩将军你怎么就那么喜欢抢我的蓝?”
“嘛,因为想看你打蓝半天被偷后的表情,实在太可爱了。”
“……哎?”

4.吕蝉
“糖果和我,谁更甜蜜?owo”
“你。”
“么么啾。”
“赵云和老子,哪个更可爱?눈_눈”
“我可以选子龙哥哥吗?”
“……我哭给你看哦。”
“骗你的。”

5.猴娜
“大白我帮你牵过来了。”
“谢谢,啊,家里的宠物真是越看越可爱w”
“哈哈是啊,你看摸摸他的头...

这个月重心在接龙文上,可能不会怎么更新。
我要搞大事情x
白鹊+汗萝,大概是四个Bad End,一个白鹊Happy End,一个汗萝Happy End,一个马可波罗End,一个李白End。

All The Time(枪酒枪)

*枪酒枪
*甜版《流沙海洋》
*owl city的歌曲《the saltwater room》

『序』
复古风格的壁钟发出一声悠扬而沉重的响声,微微吐露晨光的太阳藏在云中于海平面之上悄悄冒出头。

范海辛坐在阳台的护栏上晃着双腿,面朝别墅外的大海,任由海风抚起他银白色的头发。

“I guess I’ll never know why sparrows love the snow.”
(我想,我永远不会明白麻雀喜欢白雪的理由)

他摩挲着手中那枚有着淡淡黄色斑点的海螺,将它放在嘴边吹响。

楼下传来一声声响,范海辛微微低头,便对上了站楼下阳台上看着他,一脸讶异的马可波罗。

“But...”

范海

两个原世界没有角色,所以就不打tag了吧。
算是反转世界设定里面的原创人物吧??
私心偏爱杜甫。

胆小鬼的琴声(水果组)

*水果组, @绿光° 来吃粮|・ω・`)
*灵感来自一位太太的手书和自己的艺考经历
*马可波罗怕生设定,ooc致歉

『序』
发白微卷的金色头发,干净整洁的褐色大衣,以及一把掉了几处漆皮的旧提琴,我从远处便认出了这位来自意大利的老先生。

松树剖去表皮剩下的是岁月洗礼后的痕迹, 他枯黄的手指也如那破旧古老的小提琴一样饱经风霜处处皆是褶皱。可他微微弓起背,享受般地眯着眼,立在人群中演奏一曲又一曲或哀伤婉转或轻巧快活的曲子。

也许这位老先生精通神奇的魔法,不然从他手中飘扬而出的小提琴声怎么会像是乘着一阵阵惬意的微风在空中辗转飞舞,时而乘风而上,时而跌落凡尘,就这样萦绕在你的眼前,不经意之间便落...

《正龙街》人物片段试写

文案和设定什么的……之前有放……戳我撸否就能看到|・ω・`)

1.鹤轩(人间)/刘邦 颓废画家

浅紫的头发上沾了些许干颜料,但刘邦自己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那双无神的眼睛还是和记忆中一样,张良从中除了自己的映像之外,再也看不到任何生气。很难相信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居然会是个从事艺术的行业,但他那双起薄茧的手,指甲缝里的确是夹着不少颜色相异的污垢。皱巴巴的衬衫附在他的上身,一角卡入外裤的里端,一角却还留在外面。

“我睡哪儿?”

“二楼左间。”

熟悉的嗓音懒懒洋洋飘来,刘邦只是看了张良一眼,便端着稀粥上楼去了。褐色的毛拖鞋踩在木梯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听得张良心里一阵发毛。

2.隆兴堂/诸葛亮...

my demons ④(生化危机)

*主CP医护组(扁鹊X荆轲),副枪酒,微药酒鱼(友情向)
*私设生化世界
*请注意!结尾有关于丧尸吃人的描写,可能会引起读者不适!

1.
火堆里时不时发出‘呲呲’的声音,扁鹊往其中扔了几块竹片,小心动了动被荆轲压麻的肩膀,却被荆轲抱着胳膊靠得更近了。

睡相这么糟,以后怎么嫁的出去。

扁鹊心里想着,把李白包里所有的东西都一件件摆了出来。从长安城出来之后这个包一直都背在荆轲身上,也不知道李白有没有留什么东西给他。

三把手枪和几匣子子弹,一把军刀,指南针,望远镜,打火石和几包压缩饼干,以及李白绝对不会少的酒壶,再加上荆轲现在正用着的防毒面具和大衣,似乎就是包里所有的东西。

扁鹊在包里不死心地翻了...

【汗萝】两块蜡像的找孙子之旅

*汗萝,微OJ,博物馆奇妙夜设定
*各种乱入和客串,因为大部分还是遵循了农药的人设,所以会和历史有些出入,望见谅

1.
位于纽约的自然博物馆有一个秘密,那就是每当阳光消失于地平线之时。属于图坦卡蒙的那位最年轻的君王阿卡曼拉的宝物——复活金碑,将会唤醒博物馆中所有的生命。

马可波罗是新来的一具蜡像,被安置在萨卡加维亚*的展览柜旁边。博物馆特地为这个将东方文明带入西方的引渡者建造了一艘漂亮的帆船作为装饰。

第一次复活的马可波罗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他看了看手上的地图,又看了看将萨卡加维亚扶上马的西奥多·罗斯福*。

“先生,请允许我冒味的打扰您一会儿,”马可波罗从帆船上匆匆跳下拦在马前...

【练笔 白鹊】田园隐居


1.
“早。”
“嗯。”

扁鹊脚踩在药碾子的两根把手上,推着石碾一下下将槽里的药材慢慢磨成粉末。他低着头细细分辨着竹篓中的药草,扯下几片叶子扔到石槽里。

李白站在扁鹊身后踱来踱去,一会儿,他伸出手臂环着扁鹊的脖子,整个人压在了扁鹊的肩膀上。

“走开。”

“你宁愿看草都不看我。”

李白委屈的小声念叨了一句,他见扁鹊还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便把嘴里叼着的狗尾巴草扔到了正在碾磨的药材里。

“嘶。”

扁鹊顿了顿,突然一下扭过身,吓得闯祸的李白撒腿就往门口跑。

“你怎么还没走?”
“我为什么要走?”
“得了吧,你过不了这样的生活。”
“可我已经在这里待了两个月了。”

扁鹊没再说话,只是继续着他的事情...

一个突然想到的子代梗

子代梗注意!!结尾枪酒女装注意!!
范白和马可的儿子设定名字为 starfish·polo ,昵称及小名是‘海星’。

1.
“biu!biu!biu!”

当范海辛听到教堂外面的枪声时,吓得
把酒壶一丢就拔腿跑了出去。

“starfish!”

果不其然,史达芬·波罗正拿着马可波罗的‘水枪’把窗台上的花坛打成粉碎。当他看到范海辛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把枪一丢就拔腿就跑。

“爹地!救命!爸比他又要打我!”

史达芬一下扑到了正在整理马车的马可波罗身上,但还是被范海辛一把抓住了背后的小翅膀给拎了起来。

“小海星,你又闯什么祸了?”

马可波罗笑着刮了刮小家伙的鼻子,范海...

一个完全不正经的黑/帮梗

枪酒,(马可波罗X李白)OOC致歉
我爱死《杀手里昂》了!!!
悄咪咪带自家媳妇寿司客串///

1.
老实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所谓的意大利黑/帮的杀手。

我走进唐人街的这间小店里,店员将我引到二楼上的房间。一推开门,就看见满是弹孔的地板与墙壁,房间中心的米黄色沙发上,一位西装革履的金发男人正坐在那儿,而他身边则躺着个醉醺醺的酒鬼。

那个金发男人看到我便站了起来,一步步慢慢踱到我面前。

“您好先生。”
他凑到我身边像只警犬一样嗅来嗅去,笑眯眯的表情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干过这一行吗?”
“没有……不过先生,我能保证,我和枪打过的交道比您和女孩子们的来往还要多。”

我有些紧张地...

1 2 3 4 ————
©典叔只是路过 | Powered by LOFTER